• 中國文化產業網>工藝美術>工美資訊>

    工美資訊

    科技“喚醒”古老造紙術

    2020-11-13    來源:安徽日報 陳婉婉    編輯:邱娟

    “這種紙產于武夷山一帶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清宮早期的漂白竹紙來源,主要集中在閩、贛武夷山南北一帶,原料應該是毛竹。”江西省造紙學會副秘書長、研修班特聘老師同時是首屆研修班學員的劉潔如說。“清代竹紙的主要產地的確是武夷山南北地區。但從導管型態看,這應是苦竹。”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副研究館員、研修班特聘老師易曉輝取樣進行顯微觀測后補充道,但劉潔如認為,苦竹桿徑小,手工制絲漂白相對較困難,或許是當初無意混入。

    圍繞著一小枚來自故宮乾隆花園里的珍貴紙樣,劉潔如和易曉輝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手工紙實驗室里熱烈討論起來。

    這是一場奇妙的相聚:10月29日起,來自北京、天津、遼寧、安徽、浙江、四川、重慶共七個省市的20名國家級手工造紙非遺技藝項目的相關傳承人和從業者,相聚在中科大承辦的第九屆中國手工造紙傳承與發展研修班。在為期一個月的研修中,他們在專家的帶領下,用現代科研和方法的手段,一點一滴還原傳統手工紙背后的工藝,追尋千百年來造紙之路上的情感共鳴。

    手工紙跨越千年 歷久期盼彌新

    手工紙,顧名思義是用手工造紙法造出來的紙,自漢代出現后,在我國已經有近2000年的歷史。千百年來,手工紙在中華大地上衍生出多姿多彩的門類。我們現在可見的涇縣宣紙、富陽竹紙、平陽麻箋、傣族白棉紙、陜西楮皮紙、澤雅屏紙等等都是手工紙的杰出代表。

    手工紙的主要原料是麻類、樹皮、竹子和稻草等純天然原料,采用純人工或人工僅加一點非常簡單的機械的方法制作而出。隨著近代機器制造紙的出現,手工造紙的生存空間被嚴重擠壓,一些傳統的手工紙制造技藝失傳或正面臨失傳。然而,優質手工紙柔軟綿韌、耐腐、防蛀、不易褪色等特質,使得其在書畫創作、古籍文物修復等領域,仍有著機器紙取代不了的作用。在當下綠色環保的時代主題下,手工紙的天然屬性也再次受到了商品包裝設計者的青睞。保護和傳承手工造紙技藝,成為一項重要的文化使命。

    2008年1月,中科大教授湯書昆牽頭的《中國手工紙文庫》項目正式開始在全國進行大規模的手工紙調查研究。2016年6月,首屆中國手工造紙傳承與發展研修班在中科大開班,拉開了大規模培訓手工紙非遺傳承人的大幕。自此開始,全國手工造紙非遺技藝項目的相關傳承人和從業者們每年都有機會相聚在中科大,集中進行研修。

    現代技術賦能 還原制作工藝

    在研修班上,手工造紙工藝與材料、手工紙檢測分析、工藝新媒體傳播、紙工藝設計、國際紙文化創意、非遺生產性保護等領域的多組資深專家被請來,針對學員自身傳承發展的問題訴求進行交流。

    11月6日,記者走進中科大手工紙實驗室,學員們正通過各種精密儀器,測量不同種類手工紙的厚度、質量、緊度、白度、縱橫向抗張力以及纖維長寬度等參數。“這些數據跟紙的性能緊密相關。”中科大手工紙研究所副所長陳彪介紹,“通過不斷測試比對,我們能夠得到手工紙優劣的參照標準,對照這個標準并改進原料配比和生產工藝,就能生產出質量更好的手工紙。”

    學員童敏和同伴們正一起剪裁一塊雁皮紙,準備測試其抗張強度。這種像綢布一般柔軟、有光澤的手工紙,韌度非常好,主要用于修復和繪畫。但由于主要原料須從菲律賓進口,導致紙張成本很高。“能不能找到具有相同特性又便宜一點的替代品呢?”小組成員們帶著這樣的想法鉆研起來。

    學員紀立芳博士是來自故宮博物院古建部的一名高級工程師,目前正在參與故宮養心殿研究性保護項目和乾隆花園項目中裱糊方面的勘查設計與保護修復工作。“這兩個區域古建筑室內裱糊紙張的復原設計已經完成,但具體到紙張材料與力學性能等方面的內容還需要進一步細化,需要向手工紙研究領域的專家求教,這次研修班我們期待相關專家的答疑解惑。”紀立芳說。

    養心殿是紫禁城的一組重要建筑,成型于明代嘉靖年間,建成之初即作為皇帝的便殿,這種功能一直延續至清初,康熙皇帝曾在此讀書學習,還曾將此處作為制作御用器物的造辦處作坊,雍正皇帝繼位后始將這里作為寢宮和日常理政的中心且一直延續到清末宣統遜位,是清朝皇帝高度集權下的中心場所,也是游客參觀故宮的必去之處。2015年養心殿啟動了研究性保護項目。

    “從養心殿的室內裝修風格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明代和清代是不完全一樣的,我們通過勘察看到明代對室內梁柱都采用了油飾彩畫的方法進行裝飾。但是到了清朝以后,風格就發生了變化,油飾彩畫被一種更加儒雅的裝飾所取代,那就是糊飾手工紙,有的手工紙是白紙,有的上面還印有不同造型的紋飾和色彩,并且在上面張貼有御筆臣工的書畫。體現了當時皇帝的文人審美。我們修繕的時候就要堅持‘最小程度干預’才能把其中的文化完好地保存下來。”紀立芳說。

    穿越歲月年輪 煥發新生光華

    “當今的顧客們要求越來越多、越來越細,我們得順應市場需求,才能讓手工紙在新時代煥發新光彩。”學員包雷鈞說。出生在手工紙經營世家的包雷鈞,今年剛20歲出頭,但已是新一代手工紙傳承人。他告訴記者,自家店里出售的手工紙有幾百個品種,以前用于書畫的手工紙常見的只有灑金、粉彩等幾種,隨著時代發展,現在又新添了鎏金、蠟染等新工藝。

    “我們這個研修班的學員來自多行業,既有造紙、用紙的,也有售紙、研究紙的,這樣大家就能從多行業維度去探討手工紙的生產和改進工作。”陳彪說。如古籍修復師,也許只關注用紙,不太關注紙的制作工藝、測試分析、銷售及手工紙行業現狀等。實際上,紙的制作工藝和紙的性能、用途緊密相關;而測試分析可以知道紙的纖維種類、配比、若干制作工藝、若干性能等;深入了解手工紙的銷售及手工紙行業現狀,也能更好地了解怎樣才能更好地買到合適的修復用紙等等。

    本次研修班里20名學員的年齡構成是老中青三代結合,其中有一大半的人是在35歲及以下,這使得研修既兼顧傳統又更具有時代前瞻性。除了科研之外,每一屆研修班都特別注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通過班會、學員論壇,以及課上、課下交流,大家對全國20余省市的手工紙的銷售、用途及行業現狀有了更直觀和詳實的了解。

    童敏是合肥童壽記花箋手工坊坊主,長期從事字畫裝裱的經歷,讓他練就了一手“摸紙識紙”的絕活。這次研修交流讓他大開眼界。“以前我以為自己見過的手工紙種類已經足夠全面了,但交流之后才發現,原來還有很多種類的紙是我不知道的,如產自涇縣的羅紋紙,我就從來沒有見過。”童敏說。

    研修班請來了許多國內外手工紙及相關專家授課,與學員之間建立起更緊密的合作,并逐漸誕出了一些科研成果。如《林業工程學報》2020年第5期雜志上刊發了題為《原料及制作工藝對富陽竹紙的性能的影響》的文章,那是陳彪等專家與第一屆研修班副班長朱中華多輪探討、對富陽竹紙進行多角度測試分析的成果。

    “手工造紙之所以能延續至今,是因為它能夠一直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當下,我們要做的就是用科技為傳統賦能,讓手工紙這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走入當代生活,并保持活力,我想這才是傳承的最好方式。”陳彪說。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三